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游戏 > 荡漾 > Chapter 22(全文完)

荡漾 Chapter 22(全文完)

作者:时玖远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7:19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A一P一P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查一看一完一整一章一节一内一容。

对于阮茶来说和陆勋交往是有些梦幻的事,在心里喜欢了两年的人,从前可望而不可及,本以为从此人生再无交集,却意外走到了一起,好多次早晨醒来想到自己成了陆勋心里那个特殊的存在,还会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自那天分别后,陆勋每天都会联系她,无论他在哪里。

很显然他之前并不是个会和女人粘乎的性格,但为了照顾阮茶的感受,他会学着用她的方式和她恋爱。

一周后,阮茶有次看通话记录才偶然发现,陆勋就连每天联系她的时间都很严谨,他白天不会打扰她的工作,算好她到家后才会给她电话,忙的时候也会发信息给她。

在一起后阮茶对他的眷恋更加浓烈,以前是被他特殊的人格魅力和良好品格所吸引,而现在她享有了他一切的温柔和疯狂,这让她越来越着迷,时常会想念他的怀抱和温度。

尽管陆勋将他家的密码给了阮茶,给她行使一切女主人的权利,但他没回来的时候她并不会过去,交往两个月他们总共见过三次面,陆勋会赶在周末的时候回来,他们在一起度过短暂的两天,然后又不得不分开。

沉浸在爱情中的阮茶逐渐有了新的烦恼,当初和顾姜分开就是因为两人分居两地,关系无法维持。

而上海离杭州两百公里都不到,现在她和陆勋的距离更远,她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可以用漫长的时间来解决这个现实问题。

如今的她不得不考虑他们未来的处境,热恋期的阮茶总想每时每刻都能和陆勋待在一起,每天下班都能见到他,或者一个电话就能约出来见面,这种情侣间最平常的相处模式,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奢侈的。

特别在每次短暂温存过后,他又得离开她,她不得不待在这座城市独自等待着他再一次回来,这种感觉让阮茶在这段感情里变得有些迷茫。

她总会猜想陆勋每到一个地方后在忙什么?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

杭州房价不便宜,他当初来康复能随随便便投资套房,这是在工薪阶层出生的阮茶所无法想象的,所以陆勋的家底在阮茶眼中也成了谜。

可如此敏感的问题她又不好意思直白地问他,这种未知常常让阮茶不安。

她承认陆勋对她很好,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包揽各种家务,小到剥个橘子他都不会让她亲自动手。

他自律性那么强的人,从不睡懒觉,也会因为她周末犯懒陪着她一起躺在床上。

甚至在第二次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首饰店,她多看了眼刚出的新品,陆勋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拉着她进去买下了,他不是个奢侈的人,却会为她买华而不实的东西。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能碰上面连腻歪的时间都不够,当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空闲的精力去探讨更深层次的思想交流。

久而久之那种种的不确定因素便愈发在阮茶的心底发酵,像颗定时炸弹。

在交往第三个月的时候,有天杭州降温,同事纷纷被老公接走了,阮茶从写字楼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走到一半雨点砸了下来,她被迫站在公交站台避雨,等待的时候,一对情侣从远处而来,男人把外套挡在女人头上也跑到了公交站台,虽然狼狈,但两人的哄笑声不断,狂风四起,男人把女人搂在怀里问她冷不冷?

就那么一瞬,阮茶忽然鼻子一酸,她想到她和陆勋确定关系的那晚也下了好大的雨,夜里,他撑着伞送她回家,她舍不得离开他,他也是这样把她搂在怀里,一滴雨都没让她淋到。

有些画面不能想,不敢想,越想心里越苦楚,这大概就是异地恋,在需要对方的时候,他们没办法陪在彼此的身边,那对情侣上了公交,来来往往的行人,最后只剩阮茶一个人。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陆勋的号码,电话接通当她听见那头的声音后,眼眶就润了,陆勋问她:“在哪?”

她嘟囔道:“在等雨停。”

她说话的时候带上了鼻音,陆勋察觉出异样,问道:“感冒了?”

阮茶嗅了嗅鼻子:“才没有,你在忙吗?”

“也可以不忙,陪你等雨停。”

阮茶听见这句话后更想哭了,她抬起头看着雨束从漆黑的夜砸落下来,没头没脑地说:“问你个问题,要是我们在上海那晚没在一起,你之后还会联系我吗?”

陆勋在电话里发出短促的笑声,回答她:“可能不会那么快,也许会在我下一次回杭州的时候约你出来见个面。”

“什么目的呢?”

“弄清楚这个姑娘在成都机场为什么隔着玻璃看着我掉眼泪。”

阮茶立马辩解道:“我没哭,我那是急的,怕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陆勋只是笑也不继续戳穿她苍白的辩解。

忽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带笑的声音:“电话还没打好啊?”

而后阮茶听见他周围的吵杂声,和她这里的静谧行成了强烈的反差,就好像他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她试探地问了句:“你…在外面吗?”

“在和人谈事情。”

于是她没再打扰他,匆匆说了句“车来了”便挂了电话。

然而收起手机后的阮茶心情一直很低落,可能这绵延的雨天会影响人的情绪吧,她猜想刚才在电话里出现的女人是谁?听语气好像和陆勋很熟的样子。

明明她很清楚陆勋不是那样的人,可一旦有了猜忌总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在这段感情里看似是她先动的情,也是她先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和联系方式,可实际上主动权从来都不在她手里。

是他在水下勾住她的手,刷开他房间的门放她进去,将她抱起放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也是他从广东飞来杭州确定了他们的关系。

而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试探,被动地等待,这种感觉常常让她患得患失。

特别是想到大晚上的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阮茶就感觉一颗心被放在了火上炙烤,坐立难安。

稍晚些的时候,她在床上打了无数个滚后,突然坐了起来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

“陆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坦白一些我的想法,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有些不安,你知道我的公司地址,知道我家在哪,你可以轻易找到我,但我却对你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你天天在忙什么,以什么谋生,也不知道你和家里人的情况,就连我们下一次什么时候能见面我都不知道。

还有刚在一起你就给我买那么贵重的东西,在杭州说买房就买房了,你是不是富二代啊?我好有压力,这样感觉我像是你圈养在杭州的金丝雀,你经常到处飞,不会在其他城市也有房子和情人吧?而且你每次安全措施都做得那么好,是不是怕跟我发生意外?我越想越魔怔了orz……”

他们有好几次都是意外发生的,没有提前准备,但陆勋总能在关键时候刹住车,阮茶听说男人在亢奋的时候是很难自控的,之前她还佩服陆勋就连在这件事上都有很强的自制力,可一旦怀疑的裂缝被撕扯开来后,这却也成了她不安的猜忌。

阮茶一股脑发了一堆过去,可按下发送键后,她立马又后悔了,她不想给陆勋一种她在质疑他的感觉,她承认她被晚上电话里出现的女人弄得心烦意乱,可这样发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过去又有点像在无理取闹。

于是她又赶忙将信息撤回,好在时间没过,撤回成功,之后她心有余悸地盯着手机,陆勋没有回复,阮茶想着他应该是没有看见的,于是放下心来。

信息虽然撤回了,动荡不安的心却一直在徘徊,她不停告诉自己,他们才在一起,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也有的是时间去解决异地恋的问题,她很怕现在和陆勋讨论这些会破坏他们之间美好的氛围,这样想着她才能稍稍心安地睡去。

第二天是周六,闹钟没响她也多睡了会,直到阮妈把她薅起来吃早饭,在餐桌上的时候阮妈问她今天有什么安排,她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回道:“没安排。”

“没安排那等会跟我去趟你二姨家,她上个礼拜搞了一批外贸尾单回去,喊我去挑挑看有没有合适的。”

“哦。”阮茶心不在焉地应着。

突然,手机里弹出一条信息,是陆勋发来的,只有六个字:我在你家楼下。

阮茶当即扔下勺子不可思议地站起身,把阮妈也吓了一跳,问道:“一惊一乍的干吗呢?”

阮茶一边大步回房一边对她说:“我有事,不跟你去二姨家了。”

说完房门一关,阮妈莫名其妙地瞧着,几分钟后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拿上手机就冲出了家门。

阮妈在她身后喊道:“什么事瞧把你急的。”

阮茶的确有些焦急,准确来说是心虚,陆勋事先都没说一声居然一大早就赶回了杭州,阮茶不能确定和她昨天夜里那条冒冒失失的信息有没有关系。

当她来到楼下看见穿着黑色简约工装夹克立在不远处的陆勋时,一颗心砰砰直跳。

她朝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陆勋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脸上,她愈发心虚,垂下视线听见他说:“回来看看你。”

阮茶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长长地“嗯”了一声,陆勋抬头往楼上瞧了眼问道:“在这等你会被你妈看见吗?”

阮茶随口回了句:“看见才好呢,她总说我偶像剧看多了才会整天想着185身材颜值好的帅哥,还说轮不到我。”

陆勋抿着笑问道:“吃过了吗?”

“在家吃了。”

“我还没吃,陪我?”

阮茶点了点头,两人走到附近的生活广场,找了家店,虽然阮茶说吃过了,但陆勋还是多点了些东西,让她陪他吃点。

他们面对面坐着,每一次相聚阮茶总能在他身上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新剪的发型,亦或是她没见过的衣服,总之这些小细节往往会让她感到生疏。

她的眼神盯着陆勋面前的饮料,他把饮料递给她,她伸着脖子吸了一口,他问她:“好喝吗?”

她眯起眼睛点点头,陆勋便把她面前的红茶换了过来,将自己的饮料给她,垂下眸说道:“昨天晚上那个女的是一个合伙人的老婆,我和她老公比较熟,他也在场。”

阮茶愣了下,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撇开眼看向窗外:“你跟我说这个干吗?”

陆勋却意味深长地说:“担心某个丫头跟我生莫须有的气。”

“我才没有,我是度量那么小的人吗?”阮茶回过头瞪着眼。

看见陆勋笑看着她,眼里的光锐利得好像能瞧见她的心底,她败下阵来,嘀咕道:“好吧,是有点,你是不是觉得这样不好?”

陆勋的视线移向窗外看着生活广场前玩耍的小孩子们,对她道:“你看那个女孩,她妈妈让她把小车子给旁边的小姐姐玩,她不肯在那耍脾气呢。”

阮茶也侧过头去,瞧见了那个穿着红色小裙子的女孩甩开妈妈的手。

听见陆勋接着道:“你能说她这样不好吗?她只是知道那个小车子是她的,想对自己的东西行使所有权。”

阮茶的心脏紧了一下,她几乎可以肯定那条冒冒失失的信息被陆勋看见了,所以他才会在今早赶回来,为了不让她难堪,换着法子安抚她的情绪。

她突然记起自己昨晚貌似还在信息中怀疑他有其他情人,甚至把自己比作金丝雀,更羞耻的是她还怀疑他的自制力是不想跟她那么快确定下来的表现,现在想来信息里的每一句话都让她有种强烈的社死感。

所以整个用餐过程中,阮茶始终低头看手机来逃避自己冲动的行为。

陪陆勋吃完早中饭后,他们一路逛回了陆勋的家,在外面的时候阮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但回到家后,在只剩下他们两人的空间里,她又开始因为那条信息局促起来。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她提议道:“要么我们把上次那部没看完的电影看完吧。”

陆勋却回道:“你想看的话迟点我再陪你看,我今天回来想和你说些事。”

阮茶被他这正儿八经的架势弄懵了,他坐在沙发上,她站在另一边盯着他,陆勋忽然开口问道:“orz是什么意思?”

阮茶脑袋一嗡,顿时语塞,陆勋见她傻掉的样子,笑着对她招了下手:“你来。”

阮茶朝他走了过去,他伸出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抱到了腿上,阮茶跨坐在他身上面对着他,睫毛低垂,陆勋眼里酝出一丝笑意,问道:“想跟我生个孩子?”

阮茶懵懵地“啊?”了一声。

陆勋继续笑道:“你要真想,我也可以不做安全措施,这取决于你。”

如果说刚才在外面陆勋还算隐晦,现在的他则直接开门见山揭开了那条信息的内容,阮茶突然尴尬得无地自容,紧紧攥着他的前襟,弱弱地问:“你看到了?”

陆勋没说话,她又问道:“那为什么不回信息?”

“我在想怎么回你,后来觉得信息里可能说不清楚,我应该过来一趟当面和你聊聊。”

阮茶心虚地咬着唇低下头:“所以呢,你是怎么想的?”

陆勋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捉住她攥在她身前的手,声音不疾不徐地说:“我总觉得你还年轻,可能想多玩几年,怕万一发生意外影响你的职业规划,毕竟这种事情……”

陆勋敛眸继而道:“女人要承担得更多,我不能图一时快活不顾你的感受,让你为难吧?”

这句话砸在阮茶的心脏上,像绵软的糖,让她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可同时,也在懊悔自己的不懂事。

陆勋见她不吱声,继续道:“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有钱,能到处买房,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我家里很避讳这方面你应该清楚,在部队那些年我用钱的地方很少,所以有些积蓄,回来后除了你知道的速搏每年有点红利外,上次去成都也是考察投资项目的,这两年总共投了两个餐饮项目和一个科技公司,在谈的不算,这些陆续都产生了点利润。

另外前几年回来后弄了点股票和基金,不算多但是这两年也没动过,涨幅应该还可以,如果你感兴趣以后给你打理,还有的话,就是八年前在天津买过一套房,现在市值还不错,我退伍回来前,家里人把房子装修了一下本来准备给我结婚用的,你要是介意,我回去以后把那套房出掉,你想在哪里重新买,我们就在哪里安家。”

听到这里的时候阮茶的心脏已经开始狂跳不止,可接下来陆勋的话更是让她无法招架。

他接着说道:“我打算用这两年在项目上赚的钱创立一个户外运动品牌,这是我一直比较想干的事,关于经营选址也是我们最近探讨的问题,昨天晚上把合伙人一起喊着吃饭,主要目的是想说服他们落地杭州。”

阮茶双眼骤亮,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陆勋,都要瞧出星星眼来了,忐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

陆勋轻柔地摩挲着她的手背:“我的意思是打算来杭州定居。”

阮茶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她昨晚还猜忌他身边有女人,却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在为了他们的未来谋划,她突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陆勋抬起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怎么还一副要掉眼泪的样子?不欢迎我啊?”

阮茶控制不住地扑进他怀里:“你离开天津你爸妈没意见吗?”

“本来选址在广东,我还是得离开家里,可能十几岁就不在家待着了,我去哪他们也不怎么过问。”

她的身体往下滑了点,陆勋再次将她往上抱了抱对她说:“虽然基础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不过初期肯定要投入一定的精力和资金,大家也是在这条路上摸索,后面会有什么发展我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让你或者以后的孩子为生活担忧。”

阮茶捂着滚烫的脸颊,喃喃道:“你想得太长远了。”

陆勋却笑道:“不算长远了,我这个岁数其实家里人一直想让我安定下来,成个家,本来我担心跟你聊这些会太早,想着再相处一段时间,不过你既然觉得对我一无所知,我也不介意加快进度,我接下来一周要和合伙人对接工作,等忙完这阵子,下个月吧,我接你去天津见我爸妈,他们会喜欢你的。”

阮茶的脸颊愈发烧得厉害,瞠目结舌地直起身子:“这……也太快了吧?”

阮茶突然感觉她和陆勋的关系从早上开始就按下了快进键,交往三个月就要见家长这的确让她有些蒙圈。

陆勋看着她打趣道:“快吗?你都要给我生娃了还快吗?”

“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生娃的?你胡说!”

陆勋掐着她的腰弄得她痒痒的,在她耳边问道:“真不生啊?”

阮茶被他弄得心里酥麻,身体软了下来依偎在他怀里,一下午时间他们除了做了顿饭几乎全在聊天,陆勋说了很多他小时候的皮事,还有在部队发生的故事,只要是阮茶想听的,他都毫无保留地告诉她。

短短几个小时他们心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可陆勋始终很克制,顶多抱抱她,亲她一下,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和往常都不太一样。

阮茶不知道是不是昨天那条信息让他有了顾虑,他也许不想每次占有完她就离开,所以今天才会格外克制。

可阮茶是想他的,她总是不安分地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还有意无意地撩拨他,陆勋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怀中坐着这样一个小妖精,很难坐怀不乱。

陆勋说着话,阮茶又一次忍不住凑上去轻轻咬着他的下巴时,陆勋终于忍不住将她的腰提了起来压到了沙发上,气息滚烫地问道:“你是不是想了?”

阮茶眼里沁着柔情蜜意,让陆勋彻底失控。

虽然阮茶时常苦恼自己过于傲人的身材,比如很多衣服她并不能穿,可她的身材却满足了陆勋的征服欲,他像驰骋疆场的战士,弄到她投降为止。

晚上,陆勋照例将她送回家,阮茶亲密地挽着陆勋紧实的胳膊,一路上有说有笑,直到走进小区里偶然碰见正好也回来的阮妈。

阮妈从进小区大门其实就看见他们了,还有点不敢相信那个挽着个帅小伙的是自己的女儿,直到在楼下碰见,她才停住脚步。

阮茶看见自己老妈大包小包跟跑去进货的造型,眼皮子跳了下立马松开陆勋的胳膊,紧张得语无伦次:“你怎么,怎么才回来啊?”

阮妈愣过一瞬后,说道:“我还问你呢,一大早跑出去现在才回来。”

说完看向陆勋,默默打量着他,陆勋已经瞧出了她们的关系,阮茶的眼睛和她妈妈如出一撤。

相比阮茶的慌乱,陆勋倒显得从容许多,他回视着阮妈,笑着说了声:“阿姨好,我叫陆勋。”

这样毫无预兆的碰面让阮妈也显出一丝尴尬,客气了一句:“你好你好,上家里坐坐?”

阮茶低着头,想原地消失,听见陆勋回道:“太晚了就不打扰了,明天白天你和叔叔在家吗?方便的话我过来拜访。”

阮茶愕然抬头拽了下陆勋的袖子,动着嘴唇:“你明天不是订好机票回去了吗?”

陆勋眼里透出笑意,反手握住阮茶不安分的手捏了一下,阮妈见状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笑道:“在,都在家,来家里吃饭。”

“好。”陆勋也应得爽快,阮茶站在旁边听着他们就这样把事情敲定,仿若没自己什么事一般。

她对阮妈说:“妈,你先上去,我一会上来。”

阮妈和陆勋招呼了声,便上楼了。

她一走阮茶就迫不及待地转过身瞧着陆勋问道:“机票怎么办?”

“改签。”陆勋回得干脆。

阮茶不安道:“你真来我家啊?”

“还能有假的?都碰上了不登门拜访不显得我礼数不到位吗?”

阮茶急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上门,我爸妈会以为我们要谈婚论嫁了。”

陆勋眉眼漾开笑:“那就顺便谈一谈。”

“你说什么?”

“我说…明天找你父母谈谈把你嫁给我的事。”

阮茶感觉自己的心脏插上了翅膀,止不住的笑意像清澈的波纹在她瞳孔里荡漾开来,如花似梦。

……

游泳,是为了上岸。

他们脚下的路就是对方的彼岸。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