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其他 > 缔婚 > 第103章 第 103 章

缔婚 第103章 第 103 章

作者:法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8-08 13:24:33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A一P一P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查一看一完一整一章一节一内一容。

项宜只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因而她没有立刻回应他“商议婚期”的话,想偷偷再观察他一下,却也没观察出什么旁的来。

这会儿时候不早了,已经过了饭点儿。项宜早间便没有怎么吃饭,就在当下,两人在“商议婚期”这件事情上滞住的时候,她竟然肚子咕噜一叫。

虽然那声音很小,可同在一张桌子上的那位谭家大爷却听见了,眨眼看了她一眼。

项宜顿觉窘迫不已,尴尬地垂了垂眼眸。

而坐在对面的谭廷,却一下意识到了她的处境。

方才进茶馆便拿不出钱来还需赊账,可见家里钱财不充裕,极有可能早间也没怎么吃饭的。

谭廷再看到她纤瘦的身子,半低着头露出的一段脖颈都如此纤细,他蓦然心疼起来,直接道。

“对面就是酒楼,我这就让人去叫一桌菜,你先吃些。”

不要再饿着了

可项宜连他来意都没有弄得十分明白,怎么可能接受他的饭?

只是她观他态度,好似又确有几分真心似得,不似作伪。

项宜实在难以分辨他到底是何意图,只能谨慎地摇了头,她不想让自己继续窘迫下去,站起了身来。

“谭大爷的好意,项宜心领了,只是项宜今日并不方便,此事不若改日再谈吧。”

她说完,跟他行礼就要离开。

谭廷见她这就要走,急忙站了起来。

他跟她在此之前是全不相识的,但这一刻,他下意识就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腕,慌忙中喊了她一声。

“宜珍”

谭廷将这两个字叫出口,自己也惊讶了一下。

项宜更是完全睁大了眼睛。

他还晓得她的闺名了?

她没有开口,谭廷便晓得这从他潜意识里叫出来的,当真是她的闺名。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息,把正吉都看傻眼了。

还是项宜先从他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腕,低声又严肃地道了一句。

“谭家大爷,请自重。”

她说完,立刻转过了身去,与他拉开了距离。

谭廷:“”

他没有不自重。

谭廷这一瞬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苦闷,可真怕自己又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惹恼了她,只能小声道了声歉。

“是我今日来的不是时候,你、你别生气,我改日再来。”

谭廷这次记得规矩了,正正经经跟她行了礼,又眼神示意正吉把茶水钱付了,才离开。

人走了,项宜才慢慢出了一口气。

只是她秀美的远山黛眉皱了起来。

父亲给她定下的这个人,怎么如此奇怪?

谭廷一腔苦闷地回了清崡。

路上正吉看着自家大爷一脸郁闷的样子,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不过,旁人家的爷们哪有这样开门见山地同姑娘讲话的,大爷从前也不是这样的性子啊,怎地对那位项姑娘如此不同。

正吉自然不明白其中缘由。

谭廷当然也不会解释,他只是一想到“妻子项宜”,就禁不住被牵动情绪,以至于在见到眼前的项宜时,总有些不合时宜的表述。

谭廷叹气。

去之前,他是想要以后的妻子给他留一个好的印象的,这下可好了,她甚至让他“自重”。

谭廷郁闷的心情几乎要溢于言表了,只是这边刚进了家门,就在池塘边看到了偷偷摸摸抱着一包袱东西的弟弟谭建。

回房的脚步顿了下来,谭廷眯着眼看了一眼还没察觉自己的弟弟,放轻了脚步,跟在了弟弟身后。

一直走到一片无人的树丛里,从树丛缝隙挤过去,就是一片外面看不进来的隐秘地带,一边被树丛遮挡,另一边靠着池塘。

听风听雨听水声再好不过了。

谭建早就发现了这么个好地方,不过今天不是来赏景的,而是来看书的。

这会,他就把怀里拢着的几本书,一股脑散在了地上。

这些书,自然不是什么《四书》《五经》之类,大哥强制要求他背的滚瓜烂熟的东西,而是他让人偷偷从书肆里弄来的新奇话本子。

之前谭建还对一些奇闻异事的话本子感兴趣,但今年他长大了一些,转换了喜好,开始对情情爱爱缠缠绵绵更好奇了。

这几本,恰巧都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本子。

谭建正准备一头扎进书里,来一段沉浸的享受。

不想,身后突然有了脚步声,紧接着,树丛被拨开的声音窸窸窣窣响了起来。

谭建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转头向后一看

“大哥?!”

谭廷一眼看见谭建怀里那些书上,小书坊印制出来的书封,就知道他看得不是什么正经书了。

谭廷直接冷笑了一声,低头看住这个不中用的弟弟,一言不发地伸出了手。

他要谭建把那些书拿出来给他看。

可是,借谭建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大哥知道他看闲书是一回事,可知道他看得是什么闲书,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大哥自来都是不在意男女情爱的,还教导他要把心思放在读书上,若是被大哥知道他看言情本子,非得手撕了他不行?!

只是他已经被捉了现场了,还能怎么办?

谭建哆哆嗦嗦,谭廷越发冷哼,方才郁闷之气这会全转化成了火气。

他倒要看看谭建看得都是些什么好书。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好弟弟把书都捡了起来,正要拿给他的时候,忽的脚下一“滑”,整个人往一旁倒去,那几本书册全都顺着这一“滑”,掉进了池塘里。

池塘里的水溅得老高。

树丛里兄弟二人之间,却寂静到了极点。

谭廷看着哆哆嗦嗦却在他眼皮子底下、敢做出阳奉阴违之事的弟弟,忍不住哼笑出了声。

“谭建,很好。”

谭建:“大哥,我可能不是故意”

连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他想大哥看不到书,也不能把他怎样吧?

谁想,却被他大哥一把拎住了后衣领,径直拽出了这片隐秘的乐土。

大哥脸上的火气可不是一般的盛

一顿毒打。

到后来,谭廷打得手都累了,才在赵氏的劝说下,将谭建放了回去。

谭建抹着眼泪被抬走了。

他到被抬出去,也没想明白大哥今天怎么这么大的气性。

但他可不敢再看言情本子了,再也不敢看了!

那些书被捞上来的时候都湿了大半,谭廷把人都打完了,自然不会在意那些本子,就让人扔在一旁。

他坐在书房里看书,时不时仍是走神。

梦里妻子项宜若是见他又教训谭建,必然会上前劝说的。

她待谭建一向纵容,只是待自己却十分“苛刻”,就同今日的“防备”一样。

谭廷又郁闷了一阵,不知道自己哪里比不上谭建了。

不过谭建确实讨人喜欢,除了不讨他喜欢以外,家里族里外面几乎没有人说那不中用的弟弟的不好。

是不是因为谭建比较会说话?做事比较体贴?

谭廷暗想应该是这个原因,于是不由去想,若把自己换成谭建,遇到项家这样的情况,该怎么跟项宜相处呢?

这么一想,谭廷忽的思绪一开。

项家现在缺钱缺势力扶持,势力这一方面,他自然会大力帮衬,只是缺钱这方面,看他未婚妻的态度,是不肯轻易收下的了。

那不如给她送些需要的东西,比如给项寓的文房四宝书籍时文,给项宁的治病药材,还有给她的

谭廷一下就想起今日他慌乱间,握在手心的她的手腕。

彼时,她的手腕很凉,就像是被冰覆了一层似得。

而梦里,她似乎掉进过冰水里,得了体寒宫寒之症,身体总是凉凉的,寒冬腊月最不好过,而且他们为了要孩子没少费力。

这么一想,谭廷又是一阵心疼的感觉直冲心头。

他准备隔一日再去项家,届时给她带一些她需要的东西才好。

项家。

项宜没有把谭廷来了的事情告诉年幼的弟弟妹妹。

但到了晚上,一个人坐在床上,又忍不住仔细想了想这旧年婚约和那位谭家大爷。

她去清崡的时候,是打听了谭家和谭廷的,都说谭家门风正,宗子谭廷年少有为,没有听说什么坏名声。

只是今日一见,那位大爷的行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不曾想要什么夫妻恩爱,也没想要这位未婚夫有多厉害,但只要是个正人君子,她就觉得就好。

不过眼下看来,正人君子恐怕有待商榷了。

项宜叹气。

她不晓得谭廷下次来是什么时候,以为怎么也要过十天半月,却没想到隔了一天他就到了。

这次他好似规矩多了,正正经经跟她行礼,也没再胡乱动手动脚,或者突然叫她闺名。

项宜暗暗松了口气。

她稍有放松,一直偷偷观察她的谭廷,也就跟着暗暗松懈了几分。

他让正吉拿了东西过来。

“是给阿寓和宁宁准备的一些物什药材,并不贵重,你一定收下。”

他这般细心,项宜着实没想到。

家中艰难,项宜便也不推辞了,正经跟他道了谢。

谭廷见两人一来一回总算恢复了正常,嘴角不由微微翘了翘。

他禁不住细细看了她一眼,尤其看在了她的眼睛上。

她真的好漂亮。

一双水润的眼眸半遮半掩,长长的羽睫忽闪着颤动,哪怕未施粉黛,也是最清淡相宜的模样。

只是面容也似周身的气息一般,散发着微凉之气。

谭廷想到梦里的她冬日里吃得许多苦,忍不住就道了一句。

“我另外给你也准备了些东西。”

他亲自拿了出来,道都是些药材。

“你身子寒凉,这些当归阿胶枸杞,你拿回去好生补一补。”

谭廷的本意,是想帮着未婚妻在这寒冬腊月驱寒。

他想,这样总能在她眼里,挽回一些形象了。

她会有一点高兴的吧?

只是这话落在项宜耳朵里,却令姑娘一阵惊诧心跳。

他怎么还关注她的“身子”?!

当归阿胶枸杞这些药材,不光是治寒,也是暖宫助孕的吧。

可他们还没成婚,不才第二次见面吗?!

项宜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位谭家大爷,恐怕不光不是个正人君子,还是个心怀不轨的登徒子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