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其他 > 缔婚 > 第32章 第 32 章 [二合一]

缔婚 第32章 第 32 章 [二合一]

作者:法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5-18 13:16:36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A一P一P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查一看一完一整一章一节一内一容。

他没再多疑问一句, 只是又问了问春笋在庄子上可见到什么异常的人和事。

然而春笋只道自己来去匆忙,并未见到什么异常。

没能问出什么,谭廷便挥手让春笋去了。

待下面的人走了,他还同项宜道了一句, “那盛故非寻常人, 他没在谭家伤人已是幸事, 而谭家亦不知他就是匪贼, 并无包庇嫌疑,只许配合陈馥有抓捕他便是了。”

他难得说了长长一句话。

项宜知道他并没有怀疑自己,暗暗松了口气, 只是听到了最后一句,她又看了他一眼。

他要配合那凤岭陈氏的五爷陈馥有抓捕义兄了, 那么他知道义兄到底是什么身份吗?

项宜默了一下,问出了口。

“海上的匪贼, 不知怎么如此得锦衣卫的看重?”

谭廷见她也觉得不对劲, 不免觉得她还是要比旁人敏锐许多, 当下悄声同她隐晦地提了一句。

“此人还有旁的身份, 牵扯着东宫。”

他看着自己的妻子, 项宜却抿了抿嘴角。

很显然,谭家大爷知道义兄是太子身边的人了。

太子是什么样的君王,对义兄是什么态度, 义兄又是去江西查什么案子才落到被追杀的境地, 他作为朝廷的进士、谭家的宗子,并不是不知道的。

上一次陈馥有上门, 或许是因为柳阳庄的事情, 这位谭家大爷没有待见他。

可这次陈馥有应该是讲明了义兄与东宫的关系, 而他却愿意阖族襄助, 将义兄送进陈五背后的世家手心。

说到底,他们世家本该如此“守望相助”。

项宜沉默了。

最后看了一眼那位谭家大爷,轻福一礼转身离开了。

既然陈氏、谭氏这些世家都联合起来抓义兄,那么也只有她这等庶族的人,能帮他逃脱魔爪,等待援应了。

谭廷并未发现妻子的异常,但将盛故的事情,告诉了赵氏他们,告诫众人若是再遇到此人,必得十分小心才行。

赵氏当真吓坏了。

比着赵氏的惊诧和后怕,谭蓉却完完全全不能相信。

“怎么可能?盛先生那么儒雅,怎么会是海上匪贼?!那陈五爷是不是弄错了?!”

但这并不能解释盛故为何恰好离开。

谭蓉经过了整整一日的震惊不能相信之后,终于在众人的劝说里相信了。

只是她并不相信盛先生只是海匪而已,他那般惊才绝艳的君子,一定有旁的身份,可惜她无从知晓罢了。

盛故给她的琴谱还在。

她没听赵氏的话,将那琴谱扔开,反而偷偷放在了箱笼里。然而再看赵氏给她挑选的那些世家子弟,越发没了兴致。

陈馥有联合官府找人越发铺天盖地,因着确实是在清崡不见的,这次更把目光锁在了清崡县,他已让人将整个县域,一村一庄一家地搜索。

但顾衍盛并未潜在村镇里,项宜悄然将他安置在了县城,就在距离谭氏一族聚居的鼓安坊的不远的地方。

她年前便悄悄用旁人的名义,典下了一座院子,然后与吉祥印铺的姜掌柜问起工匠们的住所。有些工匠家中艰难,过年也不耽误在县城做工,项宜干脆从工匠里,挑出了一对叔侄,请他们暂住在她典的院子里。

前几日那叔侄有事离开了,项宜正想着再找人住进来打掩护的时候,恰就出了事。

她直接便让义兄和小厮秋鹰,住了进去。

邻人不知道,还以为里面住的是前些日的那对叔侄。

这两日县城里也搜了一遍,房中有隔间,邻人又给了错的说辞,义兄轻巧地躲了过去。

虽然有了安身之地,暂时稳妥了,可不好的是,他因突然离开,扯到了身上的伤口。

两人不便出门买药,秋鹰便按照项宜留得办法,给项宜传了个话。

翌日下晌,项宜便借着去吉祥印铺的名义,悄悄带着乔荇去了顾衍盛的藏身地。

那地方偏僻没什么人,秋鹰见她来了,急急忙忙同她行礼,她让乔荇守着门,快步进了房里。

一进房中,便看到了唇色发白的义兄。

顾衍盛见她来了,低声笑着让秋鹰给她倒茶暖手,“过了年还是这般冷,你素来怕冷,且暖一暖身子。”

他虽脸上挂着一贯的笑意,但项宜却发现他,额间竟细细密密布了一层汗珠。

这房里只有零星炭火,完全称不上暖,这汗珠是从何而来?

项宜忍不住问了他,“大哥是不是又受伤了?”

她急着问了,顾衍盛笑着跟她摆手,安慰地递去眼神,示意她坐下来说话。

“要说是也是。没想到秋鹰是个笨的,我捡他的时候,看重他会口技,没想到手指头笨拙,险些把我谋害了。”

秋鹰听了,一脸惆怅头低的不行。

顾衍盛倒是不怎么介意,笑说罢了,“我都习惯了,也不能都怪他,着实是没了什么药膏,想要一整片伤都敷药,是有些难。”

项宜一听,连忙将带过来的几瓶药都拿了出来。

陈馥有在各处药铺医馆严查,项宜亦不敢在外取药,她想着谭家大爷的伤已经好了,房中的药并没有什么人会去动,便将房中几样治疗外伤的药膏,每样取三分之二,带了过来。

虽然每样分量不多,却有好几瓶药都可以用,秋鹰看着连道,“方才药涂得不均,小的再给爷上一些吧。”

话音未落,顾衍盛就笑瞥了他一眼。

“怎地还要害我?”

秋鹰无奈着急,“爷早日恢复才是紧要!”

可顾衍盛只是同他摆手。

项宜看了,皱了眉头。

大哥素来是翩翩公子的做派,风流倜傥又一尘不染,何时如此狼狈过?

但不早早让伤口愈合,之后颠簸回京的路上,还不知要遇上多少事,养伤就更难了。

念及此,项宜不由问了一句。

“不知大哥伤在何处?可需小妹替大哥上药?”

她话出了口,房中稍稍安静了下来。

清凉的药香在房中盘旋。

顾衍盛眼帘微掀,看了她一息,又收回了目光。

他轻言,“伤在肩头。”

肩头的伤,并不算太靠隐秘部位。

项宜已经手下利落地将药瓶打开了来。

“大哥把袖子褪了吧,我来替大哥上药。”

她说了,顾衍盛并未立时动作,又看了她一眼。

项宜这才留意到他的眼神,她微怔,隐约有点明白他的顾及。

她已经嫁为人妇,义兄是并非亲兄的男子。

他并没什么好怕的,他是在替她犹豫。

这般,项宜越发觉得不该在意了。

她轻声道,“如今我兄妹这般情形,规矩礼数什么的,并不打紧。”

她这般说了,顾衍盛眸中浅映了她的身影,半晌轻笑了一声。

“好。”

项宜换药的动作娴熟,根本不需要秋鹰来帮忙,秋鹰退了下去,房中悄然就剩下了她和顾衍盛二人。

顾衍盛的伤势,要比谭廷、谭建、还有从前的项寓的伤势重的多。

项宜有些明白秋鹰为何紧张失手了,她看着这极深极重的伤口,项宜都不敢乱来。

想想从前义兄衣衫不沾尘的样子,项宜叹气。

她手下越发小心,全神贯注地务必不再弄疼了他。

房中药香四溢,秋鹰添了炭火又退了下去,暖融的空气簇拥着药香荡在房中各个角落。

顾衍盛目光一直静静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

她的长发柔顺而有光泽,只是盘成了妇人的发髻,不似从前那般散在肩头后背,风一吹,发梢便随着风轻飘。

顾衍盛不禁想到了在田庄里听说的事情。

那谭家宗子谭廷与她成婚三年未回家,以世家对他义父项直渊的态度,谭廷显然不会将她放在心上。

他亦听说了谭氏族中在谭廷回来之后,闹出来的事情,田庄的仆从不便多言,但他也猜出了一二。

可再听后面谭廷的态度,听到她年前年后都回了娘家,却见那位谭家大爷态度有了转变。

这倒也不奇怪,宜珍这般宜室宜家、如珍如宝的女子,谁会舍得冷待?

只是这般,顾衍盛亦说不清是好还是不好,只是他更在意她的态度。

他能察觉到她对那位谭家大爷,之前是无意的。

可是之后呢?谭廷态度改变了之后呢?

药香冲上鼻尖。

女子就靠在距离他肩头不足一捺的地方,白皙而灵巧的手小心翼翼地替他上着药,安静的性子让她甚少有什么言语,但做事却是从不马虎的,又心思细腻地会顾及所有人的感受。

他记得叔父顾先英刚去世的时候,他突然失了所有依仗,被义父接到项家,一个人在不熟悉的环境里重新开始生活。

那时候,她每天晚上都挑着灯来他的院里,并不多说什么,就安静地陪他坐一会就走。

但是她每天都来,风里雨里从未间断过,直到他和项家人和仆从和邻里都熟络起来

他静静看着她,她鬓边的碎发突然落了下来。

细细长长的一缕,轻扰着她的脸庞。

顾衍盛禁不住抬起了手来。

项宜将一撮药膏替他上在了最后的伤口处,收回手抬起头来,只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恰到了她耳边。

距离陡然近到再稍稍向前一步便可触碰。

项宜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顾衍盛落在他耳边的手顿住了,在那双澄澈的眼眸里,他低头笑了一声,随意道。

“方才有只飞虫,已经飞走了。”

他说完,收回了手去。

项宜闻言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叫了秋鹰进来,帮她一道给顾衍盛包扎了,时候就已经不早了。

顾衍盛也道,“你快回去吧,免得谭家人疑心。”

项宜道并无大碍,想到他迟迟不好的伤势,不由又道。

“我两日后再来。”

她这般说,顾衍盛不由眸色和软地又看了她一眼。

“其实秋鹰手也没那么笨。”

秋鹰连忙在旁点头。

项宜抿着嘴笑了一声,“可这本也是做妹妹的,该为大哥做的事。”

她说完,叫上乔荇快速离开了。

顾衍盛站在院中,看向她离开的方向,嘴角一贯的笑意渐渐敛了起来。

鼓安坊谭家宗房。

年前带着孩子来感谢宗家夫人的小夫妻又来了,可巧谭廷又先见到了他们。

见他们这次专门打听了夫人从娘家回来,专程前来道谢,谭廷心下甚慰。

只是他同这一家三口一道回了正院,不想却听说项宜不在。

他讶然,“夫人去哪儿了?几时去的还没回来?”

下面的人便到夫人出门去了,春笋更是道夫人戴了篆刻的印章。

谭廷听了便了然了,他刚想让一家三口稍等些时候,就听外面传话,道是夫人从外面回来了。

项宜甫一回来,就听说了来人的事情,再回到了院中,见不仅一家三口在,那位大爷也在房中等着她。

见她刚从外面回来,身上泛着冷气,让丫鬟灌了汤婆子过来。

项宜见他并未过问自己去了何处,刚要松口气,便听到他道。

“去了药铺?”

项宜身上有药味。

她心下一转,便道是给妹妹项宁问药去了,然后并未再此处多言,直接问起了坐在下首的一家三口。

“ 孩子好些了?”

小夫妻立刻让孩子给项宜磕头。

“都是夫人肯为他费心,何止是好些了,眼下是好齐全了,前两日都能在庄头同旁的小孩子打架了。”

说着,小男孩给项宜磕了响头。

项宜连忙道地上凉,让乔荇把孩子抱了过来,项宜接过来他在手上掂量了一下。

“着实沉手了。”

孩子的娘亲连声道是,“夫人第一回见的时候,说他太瘦,从族里支了银钱让我们专门买肉菜给他吃,这会儿可壮实了。”

项宜看着老实在她身边坐着的小孩,笑着摸了摸小孩的脑袋。

谭廷在旁静看了她许久,当下见她就将小孩子放在自己的太师椅上,一边摸了小孩子的脑袋,一边轻声问他最近玩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又怎么同旁的娃娃打架了。

她极其耐心地问,小娃娃奶声奶气地回答,童言无忌,她弯着眼睛笑起来。

谭廷不由就想起了赵氏的嘱咐。

这些日子他们再不似从前那般了,孩子是不是也快了?

那日的旖旎浮现在眼前,谭廷禁不住多看了妻子几眼。

项宜没如何注意,倒是那孩子娘亲看见了,笑了一声道。

“夫人这般喜欢孩子,想来宗家大爷和夫人,也快有孩子了吧。”

谭廷在这话里,眼角弯了上去,看向她的眼神越发柔和。

项宜这才看到了他的神色。

那对夫妻家里住的远,是赶了慢腾腾的牛车抱着孩子过来的,不便久留便要离开。

项宜让乔荇把几碟子小孩子爱吃的点心,都包给了他们。

谭廷又要拿些钱给孩子,那夫妻两个说什么都不肯收了,带着孩子连声道谢地离开了。

只是他们走了,项宜仍旧隐隐察觉那位宗家大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世家延续最重要的便是血脉。

尤其各世家的宗家,血脉才是宗枝的根本,谭廷这一辈宗家只有他和谭建两人,他想要孩子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可是项宜一分都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她半垂了头。

这件事情,约莫不会轻易顺着他的心意了。

她如何作想,谭廷并不知道,恰回到了书房就听到了族人家中喜报,生了一对千金。

因是双胞胎千金,甚是罕见,请宗家来给起名。

喜气跟着请名帖一道送进了宗家,谭廷也禁不住柔和了眉眼。

他让正吉把大红洒金帖拿过来,直接题了“喜之”、“贺之”两个名字,让人送了过去。

喜气让人精神确实好了不少。

他不免就想到了,若是他的妻子有孕会怎样,于是又将大红洒金纸又拿了出来,试着取了好些名字。

他默默想,每月只逢五,是不是间隔太久了些?

又两日,过完了年的天气又冷了起来,先是飘了一整日的鹅毛雪,雪天之后天气奇冷无比,谭氏族中许多贫困的族人都受不了了,来宗家跟族中借炭。

年前天寒,谭廷便觉这数九寒天不会轻易过去,吩咐了族里多备炭,因着清崡的煤炭有限,族中还去了别地高价购了不少炭回来。

年后几日天气和暖了许多,不少人还以为这般高价买来的炭用不上了,不想这一场雪下了下来,宗子提前吩咐的炭成了救命炭。

世家尚且不易,庶族百姓家里更不好过了。

谭廷让族人多少给实在过不下去的邻里匀一些炭,项宜又支起粥棚,叫了杨蓁、谭蓉一道,连着施了两日的粥。

待第三日,天气总算和暖了一些。

陈馥有那边迟迟没有消息,可见人还是没有抓到,

但陈馥有极快地封锁了清崡通往各处的道路,那道人不可能逃出去,而这般冷的天气,他竟还是没有露出半分马脚,可见是在此地有人庇护。

至于什么人,谭廷自然无从猜测,但让谭氏阖族都毫无察觉的,也不是一般人了。

他暗暗让人留心,先去族里看了看屯粮的状况,回程路上遇上玩炮仗的族中孩子。

小孩子不知害怕,将炮仗压在竹篾下。

谭廷路过时见他们这般,刚要阻止,竹篾便腾的一下炸飞了,他护着小孩,被划伤了手。

好在伤势不大,他将这些皮孩子训诫了一番,便回了家。

正吉要替他擦些药膏,谭廷想起正房里就有项宜之前用的,便让他去拿。

只是药膏拿出来,却发现那些药瓶比之前空荡了许多。

是他记错了,本就只有小半瓶药?

谭廷没太在此处多思量,倒是发现他的妻子并不在家。他叫了人来又问起夫人去了何处,才晓得她去了吉祥印铺,且去了些时候了。

谭廷眼皮跳了一下。

清崡县城就这么大,她平日里去偶尔吉祥印铺,并不会这么长时间,今日怎么迟迟未归?

念头一掠,谭廷蓦然就想到了下落不明的那道人——

那人是见过项宜的,万一此人就潜藏在城中,又无法脱身,劫持谭家宗妇夫人为质,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这么一想便坐不住了,叫了护卫跟随,便去了吉祥印铺。

吉祥印铺因着天冷没有客人,都要关门了,并无项宜踪迹。

谭廷见了,一时间心头直往下沉,却也没有声张,低声安排了护卫在城中小心寻访。

护卫一散而去,寒冷的大街上,冷风直往人骨头缝里钻。

谭廷没有回府,就在附近一家茶馆等待。

一盏茶都凉了,护卫陆陆续续前来回禀,都没有消息,谭廷脸色越发沉了下来,只剩下最后两人还没回来过。

正吉都着了急,跑到了门前等待,终于看到了最后两个护卫跑了回来。

两人一回来,谭廷便开了口。

“有夫人的消息了?”

两人点头又摇头,回禀道,“不知道是不是夫人,只是有人看见两个肖似夫人和乔荇的女子,去了一处偏僻的巷子。”

这话让谭家大爷谭廷,惊诧地挑了眉。

她在城中,还有外宅不成?

谭家大爷心下掀起了浪来,但面上不表分毫,立时吩咐所有人不许声张,然后让人带了路,没多久便到了那偏僻的巷子里。

巷中人家不多,各家各户都无有什么异常,独独最后的一家不起眼的院子。

谭廷眼皮直跳,着人悄声接近。

谭家护卫无不是有些功夫在身的人,这般悄然走近再回来,直接回禀了谭廷。

“大爷,夫人身边的乔荇,就守在那门口!”

不是被绑在院中,也不是等在院中,而是守在门口。

话音落地,这偏僻的巷子静得落针可闻。

谭廷怔在了原地。

一时间,他看着那偏僻院落,心头闪过无数个念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