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其他 > 缔婚 > 第42章 第 42 章

缔婚 第42章 第 42 章

作者:法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5-29 13:26:46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A一P一P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查一看一完一整一章一节一内一容。

当晚谭氏族中有族老过世, 谭廷没有回正院,接下来的两日亦因此丧事忙碌了起来。

项宜在某日的间隙里,又去了一趟偏僻小院。

她把谭廷的态度明白说了出来, 本以为杨木洪会甚是失望,但这位老同知也只是苦笑了一声。

“谭家大爷所虑并不为过,毕竟是这样不巧的时机, 放在谁身上都该心有疑虑。”

他倒是甚能理解谭廷。

顾衍盛也不觉得那位谭家宗子会立刻相信,他看了项宜一眼。

“宜珍不必为难,我们藏身此地,能得谭氏居中姿态已是幸事。”

他说着, 笑着将项宜细细补充的舆图拿了出来。

“宜珍这图画的极好, 此番东宫会派船来接应我等,我选了多处接应之地, 宜珍帮我看看可妥?”

项宜的心思一下被拉到了舆图上。

上次谭廷骑马带着她去的码头, 是清崡最大的码头,但这样的地方陈馥有一定会布控人手。

她细细看着顾衍盛选得几处可停船的河岸, 点了点头,“大哥选得地方偏僻稳妥。”

顾衍盛听了便放下心来,点了其中一个地方, “若能在此处上船再好不过, 旁的皆是预备, 最好是用不上。”

话虽这么说,但他们这一路从江西一路奔至此地,艰辛颇多。

东宫马上要来人接应, 之后他们便不再担心于陈氏的追杀, 陈馥有等人岂能不知道这时机的重要?只怕也不会就这么放任他们顺利离开。

项宜又提醒了顾衍盛小心, “大哥可与东宫商量了时日?”

她这么问了, 顾衍盛目光在她脸上落了落,只一瞬,又极快地收了回来。

“过三五日吧。”

项宜并未留意到他的神色,只是点了点头,又浅言了两句,便准备告辞了。

杨木洪让她不必再为自己费心,“夫人不必因为老朽的事情,与谭家大爷生了罅隙。”

项宜对此并未说什么。

她与谭家大爷之间,何止罅隙,只怕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顾衍盛对此没有多言,让她回去好生歇息,“这些日,是大哥让你费心了。”

项宜不明白大哥缘何这般客气起来,本来他也是为所有寒门庶族的人奔走,难道她就不是他们中的一人了吗?

但未及多言,大哥就叫了萧观现身,让萧观护送她回去了。

谭家。

正院的迎春枝条凌乱地被吹在风中。

谭廷从外院书房回到内院书房,又从内院书房转到了正房里,最后坐在了项宜常用的书案前。

她虽然用这张书案篆刻,但寻常时候都收拾的干干净净,零碎的物品俱都放在匣子里,只留一只花壶在案上。

花壶里插着一枝白梅,有些隐约的香气淡淡在书案上飘动。

谭廷连着两日忙碌,都未曾同她好生说话了,两人之间仿佛都生疏了起来。

谭廷闷得难过。

可是那杨木洪的信,确实难以令他信服。

窗外的风鼓着窗子吹进了一缕,将梅香打散开来。

恰在此时,院中有了动静,有小丫鬟的声音传进来。

“夫人回来了。”

他立时站起了身来,举步走到门前,她恰好撩了帘子进来。

两厢走近,项宜额头险些碰在谭廷的胸前。

男人只怕她摔倒,连忙伸出了手去。

只是与此同时,项宜在感应到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后,径直向后退了一步。

“原来大爷在房中 是妾身冲撞了。”

她垂首行礼。

谭廷的手顿在半空,在两人拉开距离的冷清空气里,愣了一时才收回了手。

“宜珍回来了 ”他轻声。

“是,大爷安好。”她回应。

两人工整对仗一般的两句之后,房内房外安静了下来。

谭廷是知道的,他若是不多说,她也绝不会多言。

他只好又问了一句。

“那杨木洪 今次有没有又说什么?”

他还能主动问起此人,也是令项宜意外。

项宜想了想,道,“杨同知并未多言,只道大爷不信也是情理之中。”

谭廷听了就忍不住想要冷哼。

此人若是拿不出有力的证据,那么也自能来来回回说这样的话,玩弄些心术把戏了。

只是他目光落在妻子半垂着的眼帘上,冷哼又收了回来。

他不想再当着妻子的面说那人的行径,怕再引她误会,只能抿着唇半晌,闷声提醒了她一句。

“宜珍不要轻信于他。”

这话也令项宜无法表态。

如果她没有见过杨木洪,或许会点头应下,但她见到那老同知,着实没有在他身上看到怎样的算计,反而是浓重的愧疚

只是她亦理解谭廷,便没再回应。

两人之间再次安静下来,连风都透不进这无言的氛围。

半晌,谭廷只得暂时离开了。

日子一下仿佛回到了从前。

彼时他们全然不识对方,可如今了解了些许,却还是回到了原点。

项宜在晚上难得的时间里,将给谭廷的印章继续做了起来。

房中有谭廷留下来的字迹,项宜从前是从不翻动的,今次拿了几张出来,照着谭廷自己的笔记,在纸上绘下了“元直”二字,然后誊绘到了做印章的白玉石上。

她并不晓得,那其实是他送给她的白玉石,只是当下在那白玉石上,细细刻着他的表字。

她可能要快些替他做完这件小印了,她总有种预感似得。

身边的一切在快速地变更着,也许不知道哪一日,她就要离开谭家,离开这里,也就同他就此分道扬镳了。

也许一两年,也许一两月,又或者就在这两日了。

谭廷当晚宿在了正院,只是令正吉过来嘱咐项宜,夜间风凉,早些歇息。

他没有回来,项宜反而有了更多时间,挑着灯一刀一刀刻着给他的印章。

乔荇来了好几次,见夫人还没歇下惊讶得不行。

“夫人,天色很晚了,早些休息吧。”

项宜看了一眼蜡烛,蜡烛燃到了底部,她剪掉拖下来的长长的烛心,将火光拨亮起来,让乔荇去睡吧。

“你去睡吧,不必管我。”

陈馥有自那日让杨木洪跑了之后,便直接停了手,不再抓人了。

整个清崡都安静了下来。

他是暂时停了抓捕的人手,但谭廷也收到了另外的消息。

翌日午间,萧观过来禀了一句。

“大爷,陈馥有自外地将人手都调到了清崡来,拢共算起来,有百人不止。”

这话让谭廷挑了挑眉。

陈馥有这些天没抓人,反而聚集力量准备行动,看来是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看来是和顾杨二人,最后同东宫的接应有关了。

陈馥有的动作瞒不过谭氏,瞒不过谭廷,但眼下谭廷是中立的态度,在这两方之中谁都不想帮。

他只是吩咐萧观继续注意陈氏的动作,嘱咐族人不要插手其中。

这水甚是浑浊,清崡谭氏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项宜昨晚将那给谭廷的白玉小印几近完工,今日早间又雕琢了一番,便成型了。

乔荇简直惊讶,“夫人怎么这般着急?”

她问了,项宜淡笑一声。

她亦说不清楚,兴许只是觉得,不会在谭家留下很久了吧

只是这念头刚闪过,眼皮腾腾跳了一番,一种不祥的感觉冲上了心头。

她默然站了起来。

“去请萧护卫过来。”

萧观刚照着自家大爷的吩咐,交代了手下事情,又让人传话各处的族人着意自身安危,莫要在那两方冲突时,无辜遭殃。

这话前脚刚吩咐完,竟就被夫人找了去。

萧观还以为夫人知道了什么,来向他求证。

只是细看夫人神色,并不似那般,但夫人确实要临时再去一趟那院子。

萧观只能又替她跑了一趟大爷的书房。

谭廷直叹气,也只能应下了。

谁想,项宜和萧观到了那院子,便察觉到了里间的不对劲之处。

萧观立刻叫住了项宜。

“夫人别动,让属下先探一探。”

偏僻的巷口吹起一阵凉风,萧观前后探了一遍出来,愣了一息。

“怎么了?”项宜急急问他。

萧观苦笑一声,“夫人,这院子里的人都走了,院中房中并无打斗的痕迹,可见是想好了才离开的。”

他说着,替项宜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穿堂风便倏然涌了出来,项宜走进去,果真见到院中什么都没有了,再进到房中,更似从无人来过一般,空空荡荡的。

项宜讶然,略一思量,走到了床边,伸手向枕下探去,拿出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走笔利落地只写了八个字。

“为兄已去,吾妹安心。”

项宜愣了一下。

义兄他们竟就这般走了吗?

她不由想起上次她问及大哥离开的时日,大哥还说要三五日,眼下看来,莫不是故意让她不要为他们操心?

她低头看着这张让她安心的字条,心下没有安定下来,反而眼皮又腾腾跳了几下。

她转头问了萧观一句。

“陈馥有的人是不是有几日没在各处搜寻了?”

萧观点头,“是有几日了。”

他自然是不能骗夫人的。

谁料夫人接下来又问了一句。

“陈氏这几日,有没有往清崡另外派人?”

这话一出,萧观直接顿住了。

他讶然看向项宜,完全想不到夫人竟然如此敏锐地,恰就问到了要处。

他着实顿了一下,想要回答,却又想到大爷不欲插手的态度,以及吩咐族人莫要陷入那两方的冲突里,免得遭了无妄之灾。

族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夫人了。

萧观一时间没说话。

可项宜却在他的态度里,猜了出来。

“看来是有了 ”

陈氏绝不可能随便放大哥他们离开,那么这几日按兵不动,实则暗中增加人手的意思,是不是得了确切的消息?

项宜不确定,因为大哥也没有似之前说的那般时日离开。

房中似乎还有些残留的住过人的温度,如此看来,他们应该是今日刚走。

而大哥他们在清崡并无别处可去,这是不是意味着,今晚他们就能与东宫来人接上,然后离开?

那么陈馥有暗中增加的人手,又准备何时出手呢?

项宜又试着问了萧观两句,可惜陈馥有私下里的具体安排,萧观是当真不知道。

项宜自然也不会难为他,只能揣着满腹的不安与疑惑,暂时回府。

谁曾想,就在她刚到了鼓安坊谭家宗房的门前,竟就看到那陈馥有自谭家走了出来。

项宜叫住了萧观暂时停在了一旁。

陈馥有并没有看见她,只是从谭家出来,一脸胸有成竹般的神色,嘴角勾着笑意,撩袍翻身上马,然后叫了身边的人,快马加鞭地离了去。

在他这样的神色里,项宜瞬间一颗心沉了下去。

看来陈馥有,是已经提前得知了大哥与东宫来船的接头之地了。

所以,他才这般胸有成竹。

那大哥他们怎么办?

总不能就这般束手就擒了

谭家外院书房。

谭廷让正吉把窗子俱都打开,将房内令人闷窒的空气尽数通出去。

方才,陈馥有突然造访。

与其说是造访,不如说是来提醒,道他陈馥有今晚就要动手了,请谭氏万万不要插手。

毕竟他们要动手捉拿的,可是杨木洪。

谭廷彼时见到他那副样子,便皱了眉。

但待他走了之后,谭廷脑海中禁不住又浮现出他两次来谭家,提醒他要抓的是杨木洪的事情。

谭氏和杨木洪之间的恩怨,并不是什么秘密,但陈馥有的表现也太着意于此了。

若是来提醒他一次也就罢了,又来了一次,是什么意思?

就这么拿准了这一点吗?

谭廷眯了眯眼睛。

他们凤岭陈氏,是不是对此他和杨木洪之间的仇怨,太有信心了?

念及此,谭廷不由将杨木洪的信拿了出来,同时翻出来的,恰就是远在京城的林姑父的书信

小小院试舞弊案,竟扯进来这么多人?

谭廷沉默了起来,目光落在书房外间的厅里,眼前陡然浮现出那日柳阳庄老里长,带着好几个村的人,来他这里道谢的场景。

“ 虽然世家有祖训、官府有明文,但是这年头还有什么人能当真照着祖训和官府明文办事?

“旁的世家是什么嘴脸,咱们这些老百姓再清楚不过了。谭大人着实是同他们不一样的,是真心实意与我们这些寒门庶族做邻里相处的!”

房中安安静静,但这些道谢声却在谭廷耳边响了起来。

他可以庇佑清崡、宁南乃至维平府这大片地方的百姓,但是其他地方呢?

就比如那舞弊案的江西?又或者其他朝野各地?

若是这次,顾衍盛还是没能帮他们发声,这些庶族百姓还能再发出声音么?

谭廷突然有种难言的感觉。

可是,如果他出手去帮,那么帮的,也是那个害死了父亲的小人杨木洪。

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他出手

寒风从大开的窗子外呼啸而入。

谭廷负手立在书案前,四面风吹。

耳边风声与混乱的思绪交融作响,一时间是柳阳庄及其他各村人的道谢,一时间又是父亲英年早逝、阖族的哭声,倏而变幻,又成了陈馥有两番来此的有意提醒,以及那杨木洪书信里骤然指认陈氏的言论

谭廷思绪如麻,紧紧闭起了眼睛。

下一息,他听到一个嗓音清而淡的声音。

“大爷有没有想过 寒门庶族出身的官员,并非尽是德行有差的小人?”

此声一出,纷杂的思绪消失殆尽,混乱的脑海突然安静下来。

谭廷深吸一气,慢慢吐了出来。

陈馥有今晚便要动手了,他还能再等吗?

他叫了萧观,想到萧观随着妻子出门去了,刚要换人,就见萧观应声上前。

原来是回来了。

谭廷没再多言,直接吩咐了他。

“你带着人跟住陈氏,若是陈氏胆敢今晚杀人灭口 ”

他说到此处微顿,萧观抬起头来看向自家大爷。

他听见大爷嗓音极低地开了口。

“不必犹豫,出手相帮吧。”

萧观睁大了眼睛。

“是!”

直到萧观离开,谭廷才想起忘了问他,项宜去了外面的事情。

他只能又把正吉叫了过来,问了才晓得夫人回府就如常回正院去了。

她既然如常回去了,看来是不知道今晚的事情了。

谭廷稍稍放下心来,想到这两日与她之间又变得疏离的关系,心下闷闷。

待晚间吃饭,他想了想,早早就去了秋照苑,只是到了秋照苑,却听说了一件事。

吴嬷嬷道,“夫人晚间不太舒服,已同老夫人说了,提前睡下了。”

谭廷讶然,转身就出了秋照苑,径直回了正房。

庭院里静悄悄的,他在房前放缓了脚步。

房中亦昏昏暗暗地没有点灯。

他轻步走到床前,只是在撩开帐子的一瞬,脑中忽然空了一下。

他转身向房中问去,“宜珍?”

没有人回应。

房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她的书案上,放着一封信,信上压着一只白玉印。

他一时间顾不得她突然替他做好的印章了。

他打开了信,寥寥几字书写匆忙,一眼就看到了尾,但谭廷却眼睛刺疼了起来——

大爷容禀,事出紧急,项宜不能置身事外,已离开谭家前去报信。

与大爷夫妻三年,深受谭氏照拂,无以为报,项宜已仿大爷笔迹写下休书一封,若事发便以此休书为凭,绝不牵连谭氏。

如是项宜未能归来,只盼大爷日后另娶佳人,花开并蒂,琴瑟相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