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其他 > 缔婚 > 第53章 第 53 章

缔婚 第53章 第 53 章

作者:法采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6-21 12:59:13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A一P一P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查一看一完一整一章一节一内一容。

京城, 林府。

林大老爷林序在外院书房见了谭廷。

谭廷自是先问候了一番这位姑父的身子状况,见他好了许多,便道, “听闻姑父是淋了雨才受了寒, 姑父怎如此不小心?”

林序捏了眉头笑了一声,“是我大意了。”

他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言什么,反倒是看了谭廷一眼,问了他一桩事。

“之前陈氏在清崡捉人的事情, 元直怎么反手助了那道士?”

陈馥有在清崡抓顾衍盛,这位姑父可是亲自写了信给谭廷, 让他相帮的。

最后谭廷反过来助了顾衍盛, 阻止了陈馥有, 这件事情不可能瞒得过第一世家的林氏,谭廷来了京城, 自然要同这位姑父有所解释。

不过那件事情,牵扯着陈氏在他父亲之死上藏有猫腻。

谭廷虽知这位姑父待自己颇多帮衬,但父亲之死真相未明了之前, 他还是留了个心,没有提及这事。

他只是道那陈馥有以锦衣卫的命令去捉拿人, 还道是宫里下的命,可事实并非如此, 乃是那陈馥有假传圣旨。

“假传圣旨是多大的罪过, 姑父也晓得,元直未将他此罪告上宫里已是手下留情,怎么还能助他而得罪了东宫呢?”

他说着, 又道了一句, “况且如今江西舞弊案重审, 可见确有猫腻,倒也算不得那道**乱朝纲了。”

谭廷是不想说那顾道士什么好话的,但是总要解释给林姑父,顺便看一看这位林氏的态度。

当下,谭廷不着痕迹地看了林序一眼。

林序只了然地点头笑了笑。

“原来如此,陈氏的人要去捉东宫道士,我自是晓得的,没想到他们到了清崡还敢假传圣旨。不过元直所做不错,毕竟没有实证,也不能真的将凤岭陈氏告知宫中,毕竟都是相交颇多的世家。”

谭廷在这话里,心下稍稍转了转。

彼时林姑父写信,只是因为不想道士危害东宫么?

谭廷没有言语,林序又说了一句陈氏的事情。

“约莫是这场舞弊案,陈氏牵连过深,才着急忙慌不择手段,待重审之后宫中自有惩罚。反倒是那道人 ”

他转头向谭廷看来,“元直此番既与那道人有了接触,可晓得此人是何身份?”

他说着,还琢磨着似得补了一句。

“我总觉得此人或许是什么旧人。”

旧人

前大太监顾先英的亲侄儿,如何算不得旧人?

但这是顾衍盛的事情,他既然并非是要以假乱真祸乱朝纲,谭廷自然不会将他的真实身份讲出去。

且说出顾衍盛的真实身份,多少要牵连家中妻子。

谭廷没有讲。

只是说了一句事实,“只能看出东宫甚是看重罢了。”

该保留的要保留,但该点明自然也该点明。

林序明白谭廷那话的意思,点点头应了下来,便没有再多提此事,问起了谭廷此番入仕准备从何位置开始。

谭廷对此事早有了思量,谭氏族人和李程允亦与他商讨了此事多时。

毕竟他还年轻,多半还是要从低品级的官位稳扎稳打地往上走,但不管怎么走,总是官途畅通的,这便是世家的优势了。

林许听了便道也好,又说了几句旁的事情。

谭廷来了一趟林府,不能不拜会林老太爷,也就是当今首辅林阁老。

不过可巧的是,林阁老今日恰接了旨意入宫面圣去了,并不在家中。

谭廷又同林大老爷说了一时的话,天色便已不早了,他见林大老爷病中刚愈,此刻也疲乏了,就辞了去。

出了书房的门,谭廷就问了正吉。

“夫人在何处?可有什么事情吗?”

正吉连道没有,但道,“夫人早些时候就在花厅等大爷了。”

谭廷略显意外,自己与林姑父相谈的时间并不算长。

“夫人在姑夫人处,真没什么事吗?”

正吉连道确实没有,但脸色古怪地道了一句。

“姑夫人好似 没见夫人。”

谭廷脚步顿住了。

项宜在林大夫人处足足坐了半个时辰,也没有见到那位姑夫人的影子。

但她也不好多言什么,只能安安静静地坐着饮茶。

有人自后门轻轻瞧了她两眼,去了后面联通的隔壁厢房里。

有衣着华贵的夫人正坐在上首的圈椅上,刚吩咐完下面的人事宜,端起茶盅喝了一口。

周嬷嬷走上前来,“老奴方才去瞧了项氏夫人,倒是个沉得住气的。”

这话落下,林大夫人也放下了茶盅。

“她若是沉不住气,也不会在清崡稳稳当当做了三年谭氏宗妇了。”

周嬷嬷道是,问了一句,“夫人真的不见吗?”

林大夫人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很干脆。

“不见。”

之前这项氏拿着婚书上门的时候,她便觉得这桩婚事不妥,欲让谭廷使钱打发了她了事。

但谭廷心里顾着亡故的父亲的遗愿,舍不得违背,还是应了这门亲事。

但她自来觉得这婚事不切实际,再后来听到秦焦说此女竟然还为了些小钱贪赃,更是厌弃得不行。

她不甚清楚谭廷见她带进京中是为何,不过既然来了,倒也方便了之后和离甚至休妻。

总归是要离开谭家的人,林大夫人见不见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得让项宜明白,谭氏并不待见她,不要想着能长长久久地将这宗妇之位坐下去。

林大夫人道了“不见”,朝着厅堂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不会给她立什么规矩,但今日不会见她,但凡她明白好聚好散的道理,不要夹缠,日后大家都便宜。”

林大夫人说完,又料理了几桩家中族中的事,见外面风吹得急了,就让人去书房给林大老爷和谭廷送些热茶,再就是让灶上给林大老爷炖煮驱寒的药膳。

诸事料理完毕,眼见着时候不早了,她让周嬷嬷替她走了一趟厅里。

项宜被晾了大半个时辰,眼见着周嬷嬷来了,才起了身。

周嬷嬷只是传话罢了,当下便道。

“夫人回去吧,大夫人今日琐事繁多,不便见夫人了。”

之前林大夫人久久不来,项宜已有预感,再听周嬷嬷这般说了,她就明白了过来。

这位大夫人倒是爽快人,意思也十分清楚,这般行径的意思,就是看项宜自己明白不明白了。

项宜怎么可能不懂呢?

当下半垂了眼帘,淡淡地笑了笑,说了两句客气话,便离开了林大夫人的厅堂。

周嬷嬷见她就这么利落地走了,还怔了一下,转身回去告诉了林大夫人。

“ 看着是有些涵养的样子,听了老奴的话,只客气了两句,都没多问便走了。”

林大夫人在这话里,亦微微一顿,又点了点头。

“看来是个聪明人,如此倒是好办了。”

出了林序的书房,谭廷一听到林大夫人没有见项宜,快步就去了花厅。

远远地,便看到她安静地坐在花厅里饮茶,神色与平日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垂头端着茶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谭廷疾步进了花厅,到了她脸前,她才回过神来。

她见他来了要起身,他连忙按下她,坐到了她身边,皱着眉问。

“姑母没见宜珍?”

项宜听到他问了,又见他眉头皱成了疙瘩,便替林大夫人打了圆场。

“ 临时有些事,抽不开身罢了,但也派了周嬷嬷过来。”

可宜珍在厅里坐了大半个时辰,姑母能有什么事,连一盏茶的工夫去见宜珍都没有?

谭廷抿着嘴一时没有言语。

姑母应该是同他之前一样,也同大多数人一样,在不了解宜珍的时候,因为名声“响亮”的岳父项直渊的缘故,而给她扣上庶族出身的贪官之女的帽子。

可是人只有相处了之后,才会晓得那不过是伤人的偏见罢了。

但越是偏见,越难以移除。

谭廷细细看着妻子,越是看着她神态自若,风轻云淡,心下越觉难受。

他有必要改日再来一趟林家了

此时,远远的天边响起一声惊雷。

项宜看了一眼外面,便起了身。

“快下雨了,大爷回家吗?”

外面聚起了厚重的云层,谭廷亦起了身,伸手握住了项宜的手。

他掌心莫名地热,项宜抬头向他看了过去。

他亦低头看住了她,握着她的手越发紧了起来。

“走,我们回家。”

他握紧她的手在手心里,并没有避讳旁人的目光,带着项宜离开了林府。

两人离开了林府。

没留意到有人在外面看到了他们。

秦焦回到了林府的幕僚宅院,他看到两人的同时,也听到了消息——

林大夫人今次没有见项氏。

他不由就想起了自己那封言说项氏贪污受贿的信。

当时他也是怎么都没想到,项氏竟然干净至此。

但信都寄来了京城,大夫人显然也看到了,他还能说那是个误会吗?

若真这么说了,只怕想让林大夫人替他谋个官职的可能,也全没了。

秦焦看了离开的谭廷和项宜,又看了看林大夫人的院子方向,本来还想要去寻大夫人说一说谋官的事,但实在不知怎么开口,垂头丧气地走了。

回程的路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京城的雨滴比清崡要重,砸在车上砰砰乱象,车窗外的马路上滚来雨滴混着泥土的腥气,自车窗涌进来,将车内的温度生生压了下去。

谭廷用披风将妻子团团裹了起来。

项宜轻轻瞧了他一眼,“大爷也披件衣裳吧。”

她的嗓音温而淡,谭廷想到她今日在林府遇的冷,心下酸了起来,再想到昨日自己还同她生气,两人一日没好好说话了,又觉得真是自己不好。

正是因为她身份如此,处处受冷,才总要与人多些距离以保自身,自己怎么好对她要求太多?

他心里钝钝得疼,觉得自己该同她道歉。

而项宜却不由想到林大夫人的意思。

以林大夫人在京城的权势和高高在上的辈分,想要折腾她还不是太简单了?

林大夫人今日这般,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和谭廷好聚好散。

项宜当然不想他日离开之后,却和谭家处成仇敌,当下再看身边的谭家大爷,也想到了两人昨日闹出的不快之事。

到底是他的好意,她就算没想着依靠于他,却也该同他说清楚的。

马车转了个弯,车外的混着雨水的凉风一时没有再吹进来。

两人却在同时看向了对方。

“宜珍 ”

“大爷 ”

不约而同开口的瞬间,两人都怔了一下。

外面的雨声小了不少,车内似乎还有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声音回荡。

项宜呆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谭廷禁不住微顿,又在妻子柔和的神色里,心下软的不行。

“宜珍先说吧。”

他既然说了这话,项宜便点点头先开了口。

“昨日寓哥的事情,其实是我不好。”

她想着项寓应考薄云书院前后的事情,虽然觉得有可能解释不清,但还是觉得确实有必要,于是试着解释了一下。

“ 寓哥儿想要试一试自己的本事,也有青舟书院的先生鼓励于他,我亦觉得毕竟我们是庶族出身,没得和旁的庶族不同,反而走了世族路子的道理,所以就让他自己应考去了。”

她说了,看了看谭廷。

“大爷的好意项宜心领了,还请大爷莫要因此不快。”

她竟然先解释,先道了歉?

谭廷喉嗓发涩得几乎要说不出来话了。

他转身伸出手臂,突然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项宜讶然睁大了眼睛。

这目光让谭廷心下又丝丝点点地跳动着疼。

“宜珍如何能同我道歉呢?是我该想到的,寓哥儿不似建哥儿不中用,他是有志气不愿意走旁的门路,这才是他的性子。他都愿意自己去考,宜珍你又怎么能勉强他?”

他突然这样说,项宜更是眨着眼睛半晌没说出话来。

车窗外的雨大了或者小了,只有车轮晓得,车子里的人却在此时听不到旁的声音了。

悄然相互冷了一日,原本两人都不知道还要冷到何时,没想到就在此时忽然将此事说开了来。

两人都不是能言善道的性子,眼下突然相互说了许多话,接着往下要说什么,又都不知道了。

马车里静悄悄的,还是谭廷又开了口,嗓音里带着些许闷。

“宜珍以后莫要事事都靠自己,靠一靠夫君也是应该的。”

话音落了地。

项宜目光轻轻落在了这位夫君身上。

她怔了一下,又在他等待着她的回答时,极轻地点了一下头。

只这么轻轻地点头,谭廷眼角就止不住翘了起来。

项宜亦微微弯了弯嘴角。

虽然不晓得还剩下多少日子,但能愉悦的度过一日,总比彼此郁郁来的强的多了。

两人和了好,院子里的春花也都盛开了来。

杨蓁和谭建人还没回来,但是打发了忠庆伯府的人给谭家在京城的老宅送了许多花。

她还给项宜留了话。

“薅秃了嫂子院子里的花,这是我赔给嫂子的,等我回来,再带一车花回来!”

项宜好笑的不行,看着院子里摆满的都下不去脚的花,让人整理了半晌,才将这些花妥善安置在了老宅里。

春雨过后的晴朗天气里,整座谭氏老宅都熠熠生辉起来。

倒是谭廷还总想着姑母没有见妻子的事情,准备明日再去一趟林府。

但他这边还没去,林大夫人却派周嬷嬷来了一趟,给两人送了花笺。

谭廷着意问了周嬷嬷,这花笺邀请的到底是谁。

周嬷嬷想到那日这位大爷是牵着项氏的手离开的,明白他的意思,当下笑着明确回答了,林府的春日宴邀请的当然不只有大爷,还有项氏夫人。

若是姑母先不见项宜,春日宴也不邀请她去,那么谭廷今日就要去林府同自己姑母好生说说了,但林家的春日宴却请了项宜。

谭廷这才点了点头。

倒是项宜看到了邀请自己的林府春日宴花笺,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她不觉得林大夫人会突然对她有什么改观,而林府林大夫人亲自主持的春日宴,应该也不仅仅是小聚的作用,兴许还有旁的作用

那么林大夫人请她过去,似乎就更不应该了。

可林大夫人确实请了她,又是什么意思呢?

项宜一时没能想明白,但林大夫人的春日宴既然请了她,她就没有拒绝的道理,且这春日宴还在半个月之后。

项宜没有多管这件事情,反倒是项寓和项宁找了过来。

两人十足的别扭,还和从前在清崡时一样,不肯上谭家的门,请了项宜去附近的茶馆里说话。

谭廷不在家中,项宜算着他好似快回来了,就给他留了信,把去附近茶馆见弟妹的事情说了清楚。

她这边换了衣裳出了门,很快就找到了项寓传话的茶馆,进到茶馆里,就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弟弟妹妹。

两人似乎都长高了一些,尤其是项寓,翻了年像翻了山一样长起来,立在窗下的日光里,满身都是光亮。

项宁似乎也康健了许多,兴许是开了春天暖了的原因,她穿了一身桃红色并松绿褶裙,衬得小脸红润许多。

姐弟在他乡再见,自然都欣喜不已。

项宜先问了问项寓考薄云书院的事情,听闻当真是考上了,校舍都分给了项寓,心下高兴,但又想起了项宁来。

“既然寓哥儿去住书院,那就让宁宁跟我住谭家吧。”

这话一出,弟弟妹妹都惊讶。

从前在清崡,他们是从不依靠谭家一点半星的。

“姐姐同谭家大爷和好了一些?”

项宁瞧瞧打量着项宜,猜测着问。

项宜觉得也算和好一些吧,就点了点头。

不想项寓却冷哼一声。

“他今日同长姐和好,谁知道明日又怎样?如今世庶之间闹成这样,不定明日便因牵扯了他们谭家,又冷待于长姐,长姐可不要心软信了他!”

项宜与谭廷如今是何的关系,没有人比身在关系中的人更清楚。

对于项寓的话她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只是道,“我只是觉得你们如今大了,是不好再总在一处了,况寓哥儿要去书院读书。”

薄云书院可不比青舟书院能随意上下学。

这话倒是提醒了项宁,她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

话没说完,就被项寓打断了。

“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我已经托了从前的先生跟书院的人说了此事,没必要分开。”

话音落地,项宁倒是没说什么,项宜定定看了弟弟一眼。

但项寓明显不想多言此事,岔开了话题。

京城谭家。

谭廷又早早地回了家,只是今日回家,家中却没有人。

妻子既不在案前篆刻,也不在院中浇花,更没在花厅做事,一问之下才晓得夫人出门去了,给他留了信。

项宜这次的信写的明白,连项寓定了哪家茶馆说话,都写的一清二楚。

谭廷看完,直接叫了正吉,转身就出了门去。

“去寻夫人。”

茶馆。

姐弟三人刚又说了几句话,项寓就突然看向门前来人,站起了身来。

项宜和项宁亦转头看了过去。

三姐弟见了来人,都忍不住脸上露出了惊讶之意。

那人一身着大红袍子,一身倜傥扮相,在三人的惊讶中走上前来。

他轻笑一声,打量了姐弟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项宜身上。

“怎么?都不知道叫一句大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